關於最近小丑 JK 跟館長之間的爭議

最近兩週各種地方都不太安寧,不只是任職的公司裡陸續出現一些奇怪狀況,在同個時間點,網路上某幾位紅人的紛爭也漸漸延燒到現實的幾個朋友身上。上週末後,某兩位網路紅人在現實驚動不少親友的 5/5 之約,在經過一些紛擾後看起來是不會高調了。但緊接著網路上又開啟了另一個小戰場,就是小丑 JK 和館長這邊也起了衝突。館長在公開忽必烈健身館的澄清聲明當天,大概是想一吐之前累積的怨氣,突然就對小丑 JK 開砲,主要是不滿小丑 JK 在他三重館事件期間拍了一片【揭密】館長怒槓股東幕後真相 ! ! 究竟誰是三重館的打工仔 ? !,覺得他在那個時機拍這種片很不夠意思,讓社會大眾產生他公司開得亂七八糟、不會經營公司的負面形象,所以館長這幾天接連好幾天直播酸他砲他。今天半夜小丑 JK 又上了一部 5/5下午6:00最終聲明 ! !,其中有一部份內容是在回應館長這幾天砲他的事。然後凌晨館長又開了個直播【館長直播完整版】05/04 早安各位我也要聽八卦,裡面解釋了他當時跟三重館簽了加盟合約,對方有承諾過給他股權後來卻不承認等情況。能把話講清楚是最好,但館長聊天室有一些奇怪的人在帶風向,導致館長在拒看小丑 JK 影片的情況下完全被聊天室的部分轉述影響,形成各種誤會,引導館長對不存在的事情再度開砲。

這邊先講解一下名詞,「勾起你心中的惡」是小丑 JK 成立的頻道,簡稱「勾惡」。在小丑 JK 本人的認知上,他自身並不代表勾惡整體,不過習慣上觀眾和其他網紅講「勾惡」通常指的是小丑 JK 這個人。不在這個圈子的可能看網路上的討論會覺得困惑,因為大家都勾惡勾惡地叫,反而不知道我這邊講的小丑 JK 又是指誰。

三重館事件期間小丑 JK 拍的那部【揭密】館長怒槓股東幕後真相 ! ! 究竟誰是三重館的打工仔 ? !,動機是雙方共通的粉絲看館長直播看得雲裡霧裡,跑去請小丑 JK 拍部片講解一下,所以才催生了那部影片。當時我看完以後,就單純覺得小丑 JK 只是在做法律科普,也沒特別覺得有對館長的形象產生什麼影響。要說塑造館長不會開公司的形象這點,PTT 上的 b17 倒是做得很成功,連我都因為 b17 覺得他公司裡的文化有點不健康。只是有不健康文化的公司在台灣可說是司空見慣,更何況他常講給觀眾聽的員工福利從他離職員工的直播裡看來不是假的,總之就有好有壞的類傳產風格吧,沒有讓我產生什麼太特別的感覺。真要說他公司有什麼問題,就是他需要一直開直播來維持他電商的品牌知名度。萬一他倒下了,我不覺得他的電商還能撐得下去。至於理由,不想多花篇幅在這裡解釋,有稍微在關注館長這個人的應該都會懂我在說什麼。

回到上一段開頭所說的,其實從外人角度來看小丑 JK 拍的那部影片,並沒有館長本人認知得那麼嚴重。凌晨的直播也有觀眾這樣跟他說,但館長說這是因為這位觀眾不像他是當事人,感覺當然比較無所謂,不過這不也代表著對他的公司形象其實沒有太大影響嗎?考量到館長自述的人生經歷,他就是在那樣的環境下長大的,我也覺得他會因此而生氣也無可厚非,小丑 JK 大概完全沒有想到他拍那部片會讓館長反應這麼大吧。一言以蔽之,就是生長環境造成的認知差異,有些人會簡化成價值觀差異,但我覺得這不只是價值觀不同而已。但小丑 JK 拍那影片的初衷是為了服務雙方共通的粉絲,這樣想是不是會比較好一點呢?

其實在 4/21 小丑 JK 被人揭露他的真實身份的前後,館長就已經開始按捺不住在直播上慢慢酸他了,到了他 4/30 拿出忽必烈澄清聲明的【館長直播完整版】04/30 @___@酸民吃小,突然就把砲口對準小丑 JK,半夜更加碼開了另一場直播【館長直播完整版】05/01 囉說一堆乾脆我來講 要嘴來嘴 深夜直播對小丑 JK 重砲轟擊。不過半夜這場直播館長顯得相當情緒化且不理性,大概真的等忽必烈那張聲明忍了很久吧,內容大致上就是打開小丑 JK 當時指正他有誤導大眾法律常識之嫌的影片邊看邊罵。前後經過大概就是他放幾秒然後罵幾分鐘,一直反覆,最後也不想看完小丑 JK 的整部影片,罵爽了就停了。從過程中可以看出他已經對小丑 JK 有極大不滿,所以有些地方已經是雞蛋裡挑骨頭了。因為大多是情緒性發言,這裡先不多做敘述。當然這場直播還是有個重點,就是館長覺得小丑 JK 在那個時機拍這種影片出來講他很不夠意思,而且小丑 JK 也不清楚他跟忽必烈談的合約細節,就在那邊講什麼公司法;忽必烈前前後後跟他們簽了三份合約,每份都有效 (5/1 半夜直播的 1:03:44),股權也是本來有答應要給結果沒給的,不是他分不清楚股權和分潤 (5/1 半夜直播的 1:12:43),為什麼明明大家都認識也有聯絡方法,做那種影片之前不先來找他們問清楚。今天凌晨加碼開的直播又提到股權的事 (5/4 凌晨直播 33:42),合約有說不能用公司名義去借貸,且合約內容凌駕於公司法之上,忽必烈負責人去跟銀行借錢就是違約 (5/4 凌晨直播 36:09)。

平心而論,這點真的是小丑 JK 的問題了。在他去年上館長直播臨場表現不佳之後,拍了這部對不起我搞砸了...解釋預錄影片和直播是完全不同的領域,他在直播會顧慮很多,不希望沒經過求證就亂講,才導致很多想講的話最後又吞回去。因為他希望給大家最接近事實的內容,並實際帶大家瞭解每個細節。那麼他講館長三重館的那部影片,為什麼又失去了這個精神呢?甚至在今天半夜上架影片的 11:50 這個片段裡,說如果他們出影片都要先跟認識的人照會一聲,那他完全照會不完。但是要注意,他這樣回嗆,是因為前面他的認知是「有一些人說,館長生氣的原因是因為勾惡評論館長沒有知會館長一聲」。這也是雙方認知差異,因為館長在意的不是評論他有沒有先知會他,而是沒先找他查證。而小丑 JK 在沒有查證這個「有一些人說」就拍影片回擊這點,也是與他本身對外宣稱的精神相違,因為這偏離了事實。更何況他半夜影片在 14:40 處還提出了館長過去影片的截圖,指稱是館長自己搞不懂股權和分紅。但這截圖是什麼時候的?是 2019 年館長在金剛開的直播。當時館長就拿了一張紙寫出他在各館的股權,怎麼可能其它館是股權,只有忽必烈那個 30% 會是分紅?應該要覺得奇怪才對吧?真的都不用直接找館長本人求證一下嗎?寫先不論雙方整件事誰對誰錯,小丑 JK 在這點就是自毀勾惡的形象,也對不起他的粉絲和社會大眾。另外,其實在館長 5/1 半夜直播裡還有個小細節,雖然館長口口聲聲罵小丑 JK 的消息來源都是鏡週刊、蘋果新聞網什麼的,但其實小丑 JK 確實也有參考他的影片。看一下當時影片的 51:46,館長把小丑 JK 列出的資訊來源一個個唸出來,他把滑鼠游標移到蘋果新聞網和鏡週刊上都唸出來了,但是最右邊是什麼?他自己的直播影片。他把滑鼠游標移上去了一下,但一言不發,似乎不太願意承認小丑 JK 的資訊來源之一有他的直播影片。小丑 JK 的回應裡也有提到他和他的團隊有花很多時間去看館長過去的直播影片,但我不太能理解為何要繞這麼遠的路,畢竟這事情從去年中旬就延燒到最近,既然有對方的聯絡方式,也不是要踢爆對方什麼的,為何要浪費大把人力和時間做這種功課,而不直接聯絡館長取得資訊呢?我不明白。

當然館長那邊也有別的問題,以凌晨他開的直播為例,他表示他完全不想看小丑 JK 的影片,說看聊天室講的就大概知道小丑 JK 想說什麼了,根本也不用去看對方影片。結果發生了什麼事呢?館長的聊天室有趁館長在 28:25 提三重館時跟館長說小丑 JK 講負責人不是他,館長聽了就罵小丑 JK 從頭到尾根本搞不清楚狀況,開始邊罵邊解釋他本來就不是三重館的負責人,鄭先生才是負責人,這一路罵了很久卻看不到聊天室有誰進一步解釋。那小丑 JK 原本是在說什麼呢?看看他半夜那部影片的 7:36,小丑 JK 要挑毛病的地方就是那張紙上寫的還有館長照著重複唸好幾遍的「負責人」三個字而已。這邊解釋起來其實有點模糊空間,因為當時在講三重館,所以比較合理的推斷是講館長當專業經理人經營三重館時期的三重館負責人,這樣會被挑毛病自然是正常,因為當時的負責人就是鄭先生嘛;另一種解讀是指館長那邊總公司的負責人,那負責人自然是指館長,但在那樣的場合下這樣解釋有點奇怪,比較可能的推斷是澄清聲明上就筆誤了。

再來就是小丑 JK 在半夜上的影片 10:52 處還提到了一張館長臉書帳號飆捍跑去連千毅那邊按讚的截圖,但也只是輕描淡寫帶過,說詞是「即便很多人跟我說,館長偷偷幫連千毅罵勾惡的文章跟影片按讚,但這也不能代表什麼啊。重點是,這個社會現在需要的是正能量,不是兩個網紅小屁孩又在互相吵架。」但是傳達到館長那邊,也沒有人解釋小丑 JK 的原話是長這樣。然後館長先是一頭霧水說他沒按,後來問出來是小宇按的,在 55:59 就說隨便啦,按讚都不行嗎?後面在 1:11:05 又再繼續講。不過這也要怪小丑 JK 在他半夜影片的 2:27 把連千毅跟一個罵勾惡的女生先做關聯,接著說館長拿到澄清聲明以後開罵的論點和那女的一樣,試圖營造館長跟連千毅在同一陣線打他的氛圍。我是覺得這個操作有點太 low 了,說真的,小丑 JK 你真覺得你自己的粉絲會信你這套嗎?不擔心這樣操作只會損害到自己未來發影片的公信力?另一方面,問題也出在館長的聊天室觀眾轉述都故意只轉一半,看到把館長的怒火點起來就放生不管看戲了,小丑 JK 的原話是什麼根本不重要。最後凌晨那影片館長罵爽了以後在 1:22:09 說表示不想去看小丑 JK 的影片:「我就不想看,不要叫我看,以我過人的智慧,我看你們聊天室講的,我就大約知道他要表述的內容是什麼。」嗯?過人的智慧?有過人的智慧還會被自己觀眾帶風向帶成這樣?館長你到底知不知道你有多少觀眾惟恐天下不亂啊?其實館長也不是第一次跟小丑 JK 起這種誤會,兩年前就已經有類似的狀況,可以依序看看這三個影片:館長紅什麼 ?小丑Youtube頻道主說館長被金主造神! 政治人物都追隨 黑道館長憑什麼紅? 館長來認真回應~回覆館長對我的評論 !,可以看到中間那部影片館長也是對不存在的事情在生氣。館長那天原版的直播影片似乎已經被隱藏掉了,大概是在事後有講清楚吧,不過當時誤會大概也沒有完全解開,沒解開的部分所留下的怨恨就留到最近一起爆發。

其實我不是第一次看到有人在館長的聊天室這樣操作,只是想說不關我的事,所以繼續邊聽邊做我手邊的工作。但是從這次的事件來看,再回想過去他聊天室觀眾以前也有類似的操作,不禁懷疑館長的觀眾群是不是有人只想看到血流成河。如果只是轉述超負荷那邊酸他冰不加水、山羌等等的事,大家都知道只是開開玩笑就算了,但這種正經的事情也這樣操作,就明顯是很不適當的行為。如果要講陰謀論,這邊也可以合理懷疑,有什麼人在擔心館長跟小丑 JK 組成同一陣線,去抨擊政府或財團一些見不得人的舉動,因此利用館長不喜歡花時間看別人直播或長篇大論的人格特質去操作情報,引起雙方對立。順著這個陰謀論來看,小丑 JK 的人格特質也有很大的機率是被誰精密分析過的,或許三重館的影片是粉絲敲碗而他本身其實興趣缺缺,因此沒能盡到查證之責;更進一步,還設局製造了上一段提到「知會」和「查證」的認知差異,導致新拍出來的影片一旦被館長看到又會引爆一波新的戰火。營造這人對立的結果最終得利者會是誰?要不要好好思考一下?

陰謀論講完,再來可能會有人好奇,我這樣到底算是館粉還是勾粉?實際上在小丑 JK 製造出一些話題以後,我也趁勞工節連假看完了勾惡頻道上所有的影片,包括會員專屬影片。沒錯,所以我有加入勾惡頻道會員,還是每月 450 元的分會會長,但是沒加館長惡名昭彰的會員,所以我算是勾粉?並不是,我只是因為 Dcard 跟 PTT 一堆人罵勾惡中二沒料,小丑 JK 本人在影片中也反覆拿這些言論來戲謔,所以我就學鳳梨鼠薯買個會員進去看看裡面的影片到底有什麼而已。那麼我從 2015 一邊做事一邊聽館長直播到現在,所以我是館粉?也不是,會聽他的直播只是因為他聲音大很醒腦,加上不需要花太多腦力去聽,可以比較認真做事。如果去聽所謂知識型 youtuber 的頻道影片,那我的注意力就會被影片內容吸走,這很不適合在做正事的時候聽。我並非任一方的粉絲,因此我可以從相對客觀的角度去分析這兩位網路紅人。

仔細思考之後,可以發現這兩位對社會的貢獻並不如大眾所說的那麼不堪。館長對社會的貢獻主要是帶動健身產業促進國人健康,電商產品盡可能使用台灣製造,照顧本土的廠商也間接提供了工作機會,再來就是捐款捐東西吧,還有眾所皆知的反紅媒。再來他也以自身混黑道的經驗苦勸大眾不要去混黑道,畢竟不管過了多少年,總是有一群莫名其妙的年輕人會嚮往進入黑道,他的經驗談可以起到一些警世作用。勾惡對社會的貢獻主要是什麼呢?這件事我其實花了不少時間思考。坦白說,以我一個 40 歲中年人的立場,加上 6 ~ 28 歲間有簡直可以拿來寫小說的社會經驗,他頻道的內容並不能帶給我任何新知識。那麼我該跟著網路上的群眾一起說勾惡沒料嗎?認真回想過去的遇到各種人事物,說實話,勾惡的影片內容確實可以幫上普羅大眾不少忙。即便蔑視勾惡的青壯年和中年人都覺得這些東西只要有點社會歷練就會懂了,但不經世事的年輕人呢?從小按照父母鋪好的路,讀好書、上好學校、進大公司工作卻又涉世未深的青壯年呢?要知道雖然台灣現在大學氾濫,但社會上仍有很多沒受過高等教育的人,對這些人而言又如何呢?儘管我現在 40 歲,有碩士以上的學歷,但我在到 37 歲前的人生中一直都有接觸 10 ~ 20 幾歲的年輕人,學歷有高有低,實際上學歷低的比高的多,最大族群是國中畢業甚至是中輟生,可以清楚知道他們的狀況。正因如此,我可以確信勾惡頻道的影片內容對相當多人其實是有幫助的。既然如此,那就是對社會有所貢獻,應該給予肯定。其實有在看他頻道裡的影片也能發現,他的影片內容頗能獲得特定類型社會人士的認同。仔細分析,大概就能知道那類型的人是從小辛苦大的居多吧,成長過程中沒能受到良好教育,直接被丟進社會打滾,發現自己經過一番跌跌撞撞後才能學會的東西,居然有人做成影片教大家,讓更多年輕人能少走些冤枉路,因此欣賞他,這也不算意外。不可否認勾惡影片裡還是有些不同面向的思維,特別是對政府的部分,這些影片被許多人批評成是陰謀論。究竟是不是陰謀論我不確定,但對於疲於生存而工作打拼的人來說,他們不一定有餘裕去思考政府現在到底在幹什麼,他可以提供一些要花時間去報章雜誌上的社論才看得到的觀點,我覺得也還算不錯。而且如果政府的人看了之後沒有做出任何澄清,是不是某種意義上就代表著是默認了呢?至於踢爆什麼什麼,不得不說其實有協助受害者的那幾個案例的確真的是踢爆,但有些標題使用踢爆這個詞,我也覺得有點言過其實了。所謂踢爆,就我的認知就是拿出證據,讓對方一刀斃命。但其實不少標題用了踢爆這詞的影片都不是這樣,這樣很容易讓人對影片內容有過高期待,從而對內容感到失望,最後說這人沒料。真不知道怎麼製作踢爆別人的影片,可以參考一下黃國昌的頻道。

當然這兩人也有很多不夠好的地方。從這兩位至今的一言一行來看,可以觀察出都是一邊做一邊學的類型,所以他們的知識不具備系統性,美其名是重實務不掉書袋。有跟館長直播和 b17 事件的就知道,即便是開了這麼久的公司,館長還是會講出「發票稅」這個詞彙來。先不論有沒有正規商科背景,如果是有一點點自己或陪人創業經驗的,要講出這個中華民國不存在的稅目來其實是很困難的。因此有人質疑他不會開公司也並非完全空穴來風,從這種看似只是口誤的小眉角其實能粗略估算出他對公司經營的參與深度。但要說他不會經營公司我也覺得是說得太過,畢竟企業家不需要太煩惱這些小事,可以交給專業的人來處理就好。另外,容易被聊天室帶風向且懶得查證這件事,如果也發生在公司治理上,那就難免會有欺上瞞下的事情發生。因此 b17 提供的那些爆料圖片,其可信度就很難能說一定是零了。至於小丑 JK 這邊,口口聲聲說希望給大家最接近事實的內容,結果三重館事件影片和半夜發的影片都是未經查證,我認為這對他的頻道形象無疑是個致命傷,因為這是他頻道及他的人設一直以來訴求的一大核心。影片內容的組織能力也還要加強,觀眾不容易抓到重點就是內容組織能力的問題,不能總是用什麼影片要從頭看到尾、差一個字意思就差很多、內容太有深度、水很深、潛台詞等等的說詞來粉飾,看 YouTube 的觀眾大多就是不想帶腦去看,你今天拍的也不是教學影片,真要藏那麼多東西不講要觀眾自己想,那只能說是完全搞錯受眾。不管是做研究還是做影片,其實都有一個共通點,就是要將題目做限定,然後集中在這限定的範圍裡盡情發揮。小丑 JK 的影片比較像是標題黨,內容常常從前面幾分鐘就開始發散到奇怪的地方去,最後也沒收斂回來,整部影片大多數的內容很難對上標題,常常失焦,在我來看會覺得這單純是不專業的表現,而不是因為什麼資訊量大藏了很多潛台詞或要人自己思考。早期用 CC 字幕時期的影片錯字連篇也是個問題,後來似乎比較少錯字了,大概是頻道創立初期的團隊人力還不夠的關係吧。

在小丑 JK 真實身份被揭露之後,很多人說原來只是個高職仔、科大生、替代役,但我覺得這不是重點。同為技職體系出身,我不會看不起技職體系。只不過因為我是工科,只知道八大省工,我不知道他讀的高商是好是壞。但我查了一下科大榜單,看起來雲科會計系也是需要在全國名列前茅才能考上的,不像是不會讀書的人。大學畢業後也有學以致用,把商科所學專長用在創業,也沒荒廢了在學期間的舞蹈興趣。替代役期間,雖說在高檢署做什麼工作內容我不知道,但就算只是在裡面打雜的,在耳濡目染下也學了一些法律實務,這點也不錯,重點是沒浪費人生中每個階段裡可以學習東西的機會。然而儘管如此,他的法律實務還是很難跟受過真正的律師相提並論。舉例來說,同樣是去評論館長三重館事件,瑩真律師的影片內容安排才是真正展現了律師該有的專業性和素養。

另外有個想吐槽一下的,就是在小丑 JK 的會員專屬影片裡,其實有個片段暴露了他並沒有基礎法學素養,又或者可以說他的應用文基礎並不穩固。這裡要先聲明,小丑 JK 本人也一直強調他想帶給大家的是法律實務上的知識,所以我在這邊吐他這點並沒有跟他原本所強調的點並沒有衝突。有勾惡會員的可以聽一下緊急狀況自救秘訣 ! ! 這部影片的 3:24 處,他雖然很多地方都懶得唸法條叫大家直接看圖,但這次卻突然不知道哪根筋不對,把法條內容唸出來了。看不到影片的,我這邊把他 CC 字幕打出來:

根據刑事訴訟法第130條規定:「檢察官、檢察事務官、司法警察官司法警察逮捕被告、犯罪嫌疑人執行拘提、羈押時雖無搜索票(ㄉㄟˇ)逕行搜索其身體隨身攜帶之物件、所使用之交通工具及其立即可觸及之處所。」

是的,小丑 JK 在唸這法條的時後看到「得」唸出來的音是「ㄉㄟˇ」。我是不知道現在年輕人國中和高職的國文課還教不教應用文,就是作業要寫書信跟公文這類東西的課程內容。如果國文課有上過這些東西,應該會知道出現在法條裡的「得」從不唸「ㄉㄟˇ」而是唸「ㄉㄜˊ」,兩者意思差距也是十萬八千里遠。口語裡唸「ㄉㄟˇ」的意思代表必須,通常在法條裡會出現的字是「應」。而唸成「ㄉㄜˊ」是可以這麼做的意思,「得」這個字在法條裡只有這一種用法,這連非法律系而是資工系背景的我都知道,不過也許是我小時候只有三台的那個年代,政府頒佈法令都會透過電視廣告公告並且唸一遍的關係吧,但國中的國文課確實還是有上過,只是印象中是在國文課本的附錄,大概有些學校的老師沒上到吧。總而言之,出這影片時小丑 JK 的身份尚未被揭露,只是宣稱在高檢署工作過,而從這個看似只是小小的失誤裡就能知道他並非律師、檢察官等法律背景的職業。因為我常接觸低學歷的年輕人,有不少跟小丑 JK 一樣把法條裡的「得」唸成「ㄉㄟˇ」,而且這樣唸的人全都它當成「應」的意思來解讀,再加上我高職時期班上跟我爭前三名某位同學也跟我吵過這個,吵到把國文老師找來解答,讓我很驚訝他成績這麼好怎麼連這都搞錯 (我們學校資訊科雖然不在八大省工,但也是桃竹苗當時最頂尖的,從普通科借來的數學老師常嗆我們都是 628 分考進來的,不要連這個都不會)。綜合這些經驗,我能確信會唸錯就是根本搞錯意思,絕對不是用只是口誤這種說法就能裝傻混過去的。所以當時我一聽到這個唸法,又想到他說自己待過高檢署,心中馬上 100% 斷定他不可能會是法律人。「得」這個字在六法全書裡出現過的次數還會少嗎?連這個字都唸不對,大半本六法全書可能都被誤解了。

那我扯這個要做什麼呢?因為小丑 JK 的影片裡通常是充滿著自信去講述每一件事的,這在教學行為上很容易營造觀眾的信賴感,會覺得講者帶給他的資訊是高度可信的。固然小丑 JK 有一些法律實務上的片段知識,也在會員專屬影片裡告訴會員有些官司其實不用給律師騙錢可以自己來,有幫大家普及法律知識節省訴訟相關費用的美意,但他的法律素養和實務經驗終究不如執業多年的律師全面,我覺得專業的東西還是該交給專業的來。特別是館長這件事,很明顯在小丑 JK 的法律實務認知框架裡就只到公司法為止,於是非常有自信地在不向當事人查證的狀況下拍了一部影片告訴大家館長講的東西不對,這對勾惡頻道的形象可說是一次重創。真的要給個建設性的建議的話,用法律實務經驗去糾正人的影片最好別再拍了。另外,會員影片裡有提到借錢使用現金保管條以刑逼民的手法,這個其實長年有在看新聞的人,應該知道以前有發生過用這招反吃官司的,並不是用的方法巧妙就完全不會有事。我不知道這招是在高檢署當替代役期間學到的奇招,還是開公司以後接觸道上兄弟從他們那邊學來的偏門?

我不是網紅,這個私人網站什麼廣告都沒掛,也不需要流量,所以別說我是蹭誰流量了。只是覺得事情的發展越來越愚蠢,本來可能可以當朋友的兩個人變成互相隔空嗆聲,而且雙方的反擊根本沒有打在對方的點上,而是打在聊天室觀眾裡不知道哪個人轉述而來且已偏離原意的論點上,然後其中一方又懶得去看另一方實際上到底怎麼說,根本是典型的稻草人謬誤。說真的,這看起來才真正像是小孩子在吵架,而且你們兩位的年紀還差了一輪。就連兩位曾經或現在仍略有涉獵的黑社會,也不知道因為這種愚蠢問題網內互打幾次了,難道又要讓一樣愚蠢的事情發生在自己身上嗎?